全球女权主义口述史访谈

以下访谈出自密西根大学Global Feminisms Project. 艾晓明,生于1953年,妇女和公共卫生学者。访谈(文字版:这里) 陈明侠,生于1948年。领衔反家暴项目活动。访谈文字版:这里 高小贤,生于1948年,现任陕西妇女理论婚姻家庭研究会会长。访谈文字版:点击这里 葛友俐 (图片暂缺),生于1962年,全球工人与社区合作计划亚洲区域经理。访谈文字版:这里 和钟华,生于1937年,曾在90年代初在云南省社会科学院,建立妇女研究中心。退休后,她在云南设立了少数民族妇女研究中心。访谈文字版:这里 李慧英,生于1957年,中央党校社会学系教授 。访谈文字版:这里  刘伯红,生于1951年,现为全国妇联妇女研究所研究员、副所长、《妇女研究论丛》执行主编。 访谈文字版:这里  王翠玉,生于1935年,曾供职于妇联,组织当地及全国范围内的女性平权活动。访谈文字版: 这里  王行娟,生于1931年,曾为北京出版社的编辑。1988年退休后,设立全国首个女性热线,曾为北京红枫妇女心理咨询中心主任。访谈文字版:这里 张李玺,生于1953年,是中华女子学院院长。访谈文字版:这里 柯倩婷,中山大学中国语言文学系比较文学与世界文学教研室副教授, 访谈文字版:这里 https://videopress.com/v/eQnRU8nM?preloadContent=metadata

口述:我是女程序员,所以我成为了一个女权主义者

 采访/整理:乔伊林 被访人/口述:小午 小午在2017年5月16日参加了我们的第一次线下见面会,在会上和我们分享了她的一些 困境和解决方案,也直接吸引我约她进行再一次的见面和采访。 我们与平权:请你先介绍一下自己吧! 小午:我叫小午,来到上海已经三年了,是一名女程序员。 我们与平权:你是一个女权主义者吗? 小午:我觉得我是一个女权主义者,从小到大我都是一个支持性别平等的人。与互有好 感的男性一起出去吃饭的时候,尽管他们会觉得男性应该买单,我还是会选择AA制。因为如果他去买单了,当他提出一些非礼的要求,我就无法拒绝了。 我们与平权:但是根据通俗的说法,如果女性坚持AA制,男性会觉得她对自己没有好感 ,你觉得是这样吗? 小午:我不这么认为。我认为好感或者爱情并不会因为你坚持某些原则而丧失。如果你爱一个人爱到卑微,爱到鸡汤里面教我们的那种样子,我觉得那根本就不是爱情。那是在社会的压制下,你需要找一个人去依赖,你觉得这样做了你就可以找到这种依赖。这 根本不能称为爱,因为你连自己想要什么都不知道。 我们与平权:可否分享一下你作为一个女程序员的成长历程呢? 小午:在我开始决定要进入程序员这个行业的时候,我就清楚自己不比其他(男)人差 。在学习的过程中,我的悟性、成绩和实践技能都要好过大多数(同学)。但是到了找 工作的时候,才发现女程序员的工作不是那么好找的。我面试过好几家公司都没有成功 ,因为用人单位觉得技术人员加班较多,女生比较娇气不能够承担这个压力。 我:那这些公司是在面试过程中提出加班很多,问你能不能够接受加班吗? 小午:不是这么直接的。很多公司会采取一种“聪明”的做法,ta们不会非常明确地告 诉我因为我是女的ta们不想聘用我,ta们会用非常迂回的方式来拒绝我。比如我和我的 男性同学申请过同一个工作,当我去询问对于我简历的反馈和是否有面试的机会时,人 事告诉我ta们的职位已经招满了,不再需要了。但是同时我知道我的同学收到了通知并 且正在面试流程中,该职位也并没有确定一个最终人选。如果不是我认识的男性面试者 在同一个流程中,我根本就不会知道我是被委婉地,用带有欺骗性的反馈拒绝了。而这 个拒绝是建立在对我的技术完全不了解的基础上的。 我们与平权:所以问题就在于,这些用人单位根本就没有给你一个机会来展示你的技术 ,在机会的源头就因为你的性别把它拦截了。 小午:是的,这种情况是非常常见的。 我们与平权:那么是怎么找到第一份工作的呢? 小午:有一些公司不是那么排斥女性应聘者,可能有以下原因:第一是它的工作强度没有那么大;其次是因为有一些内部的熟悉这个女性应聘者技术的人推荐,公司技术部门 对这个应聘者的技能和工作态度有了一定的信任;另外,很重要的,在短期之内这个女 性不会生育。ta们需要确定你可以像男生一样承受压力努力工作,才会给你这个机会。 或者是一些中大型的公司,维护工作比较多,强度比较小,不希望工作人员有频繁的变化,这个时候ta们会雇佣女性,因为ta们倾向于认为女性会比较稳定。 我的第一家公司是一家中大型的合资公司,是***(一个非常被熟知的名字)。当时的工 作比较倾向于技术维护,公司希望在职人员稳定一些。因为是我的第一份工作,我想要 多学一些东西,积累一些经验,就加入了这家公司。 我跟当时的直属上级一直关系都不错,后来他也跟我分享过当时招我进他的团队的原因 :他一方面觉得我个人的态度比较好,作为一个女生比较踏实。 我们与平权:那么当时这个部门里面的性别比例是什么情况呢? 小午:这家公司的性别比例跟我之后的两家公司比起来,技术人员的女男比例已经是非常高的了,女男比例大概在1:2的样子。 我们与平权:后来为什么又会离开这家公司呢? 小午:一方面当你技术提高了,就会想要进一个更需要技术更有挑战性的公司;另一方 面也是为了薪资。我是跟着当时招我进去的直属老板一起离开加入了一个创业团队。我还想要提一下,当时他想要达到2:1的男女比例其实是非常不容易的,需要刻意地控制比 例去找女程序员。他说他之所以有意招女生是觉得男生太多了不好管理,把女生招进来可以起到调节气氛的作用。 他离开这家公司的时候觉得我学得还不错,又比较能吃苦,就叫我一起加入了他的新团 队。后来因为这个创业公司经营不善,我就又加入了现在这家公司,现在也有一年多的 时间了。 我们与平权:在第二家公司技术部门的男女比例还是2:1吗? 小午:程序员这部分也是差不多2:1的比例,但是也可能是因为,我们做后台这部分的头 是位女性。 我们与平权:那么这位管理后台部分的女性有没有遭遇过下属不服,同级的其他负责人 的无理刁难之类的情况呢? 小午:我觉得,女性做技术行业,被人质疑是很普遍的现象。比如在软件开发的过程中 ,我们常常要和其他程序员合作,当问题出现的时候,因为我是女性,另一个人就会理 … Continue reading 口述:我是女程序员,所以我成为了一个女权主义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