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杂感

王政 2021年9月23日

今年的中秋我没看到月亮。接连几天乌云密布阴雨绵绵,自然气象竟与我看到的社会政治气候高度吻合,影响着我的心境。周一在微信朋友圈里看到黄雪琴失联的消息,即使有明月这个中秋也是无法快乐的。

作为一名研究中外女权历史的学者,密切关注中国各年龄群各领域中为推进男女平等改造男权文化在台前幕后做不懈努力的人群是我的职业习惯。自2018年元旦互联网上爆出罗茜茜实名举报北航教授陈小武性骚扰事件那刻起,我就在跟踪事态的发展。2014年就有研究生在网上揭露厦门大学教授吴春明性骚扰,当时全国各地高校老师2百多人联名签署呼吁教育部建立高校反性骚扰机制并要求厦大调查和处理吴春明性骚扰案。而18年元旦则是被侵犯者罗茜茜实名公开举报,这在中国漫长的男权文化历史中是开天辟地头一回。

曾几何时,被性侵的女人要么跳井要么上吊,才能保全自己和家族的名节。贞操 -中国女人的首要美德- 这副沉重的枷锁迄今依然禁锢着现代社会中的女人。被权势男人猥亵了侵犯了,女人,尤其是处于弱势的青年女子,最普遍的反应是独自默默忍受屈辱的创痛。若有报警也多要求匿名保密,以免影响到家人和自己后面的人生。性侵犯的罪责,在男权文化根深蒂固的这个国度中,理所当然地让女人来承担着,被侵害的女人一旦被人知晓,便成了刺着红字的所谓失贞的女人,在世人鄙夷的目光中度日成为另类。

正因为深知中国女人背负的沉重的男权历史文化枷锁和今日面对的“潜规则”陷阱,罗茜茜实名举报使我激动。紧接着发生的一个又一个的青年女子的实名举报和一波又一波的联名呼吁高校建立反性骚扰机制,都明明白白地告诉我,被罗茜茜的勇敢所激励的远不止我这个女权学者。年轻一代女性揭竿而起了,拒不接受被侮辱与被损害的弱者地位,正在以大写的人的精神面貌站起来勇敢地维护女人的尊严,来改造自己身处的视女人为玩物、性工具和生育机器的男权文化。

后来我了解到记者黄雪琴与罗茜茜联手,事先做了大量严谨的调查核实工作,才形成我们后来看到的证据确凿资料翔实丰富的调查报告。这个重大热点新闻事件与这位记者的参与密不可分。后来有机会见到她,发现这是一位才华出众思维敏捷正义感和公民责任感极强的记者,是当今社会里的佼佼者。我特意用“佼佼者”来形容雪琴,为了区别于“精英”这个折射着附庸权贵攀附金钱意像的词。

当今社会制造了大量的“精英”却容不得佼佼者,因为后者有独立思考的能力和言行一致的行动力。后者是在草根在各自的社会位置上在每日实践中为了无权势的小人物的尊严和权利不顾艰难险阻地努力着的人群,ta们一般不为公众所知。雪琴因为是记者,她那有话语权的职业使她引起同行的关注。 她一系列杰出的调查报告为她赢得了2019年和2020年国内的优秀媒体人奖,2021年又获得了两项国际大奖:国际特赦颁发的人权新闻奖,和亚洲出版社颁发的卓越新闻奖。在正常的情况下,雪琴应该被看作是“为国争光”的优秀记者。

在不正常的情况下,自18年元旦起各地青年女性自发的一波又一波的公开举报被维稳部门视为社会不安定因素,并企图定义为是“海外敌对势力”煽动起来的。这种认知不仅暴露了权势男性对当今青年女性困境的无知和漠视,也折射出崇洋媚外的心态,似乎中国女人是不具有能动性来伸张正义争取自己的权益的,若有什么维护平等权益的行动则必定是外人挑唆操纵的结果。这种莫须有的“阶级斗争”思维模式开始把积极参与维护妇女权益活动的女权人士纳入维稳对象。很快雪琴就因为她在反性骚扰活动中的重要作用被频频“喝茶”,家人也经常被骚扰。但雪琴是那种“身正不怕影子斜”的人,她不会因为外界或官方对她的污名或压力而改变自己坚守的正义感和责任感。她忠于自己作为一个记者的职业道德和操守,继续写出一篇篇往往不被主流许可的调查报告或人物专访。终于她对香港反送中大规模活动的实地报道触犯天条,在2019年10月被广州公安局以“寻事滋事”罪名拘留,于2020年1月被释放

这几个月的恐吓惩罚的内容除了让雪琴失去人身自由几个月以及给家人带来极大的精神压力,还让雪琴失去了全奖在香港大学法律研究所就读硕士学位的机会。作为一名优秀的记者转而要去学法律,显然是看到可以深入地报道社会真实状况的空间实在有限,也许读法律更能帮助被侵害者伸张正义。但这条路也给堵死了。不过对雪琴来说,人生是具有多种可能性的,只要自己不放弃探索。读不成法律并没有影响雪琴对性骚扰幸存者的援助。众多的被侵害青年女性寻求她的帮助,雪琴替她们寻找律师和心理咨询师,陪伴她们走出人生低谷。同时雪琴继续寻找其它深造的机会。2021年她获得了英国志奋领奖学金并被英国萨塞克斯大学的硕士项目录取。公安局发回了19年拘留时扣压的护照,她办妥了签证,却在离家去英国留学之际与送她的朋友一起失联了。

我无法想象两个绝非富豪的成年人会在大城市被黑社会绑票,那种想象既缺乏逻辑基础也是对中国公安干警治安能力的贬低。且不说那遍布大街小巷以及所有公共空间的摄像头岂不白装了?我也不愿相信是维稳部门干的,他们若不想让雪琴出国留学,扣她的护照即可实现。有正当拘捕理由,哪天都可以上门去亮出拘捕证按法律程序逮捕。维稳部门应该是把国家利益看作至高无上的,怎么会用这种歹毒下三滥的手法给国家机器抹黑啊!他们当然知道雪琴是今年获得国际大奖的记者,难道就不能想象她的媒体同行们肯定会关注她的行踪?遍及世界各地的记者是不受中国公安管辖的。这不,她的失联已经被海外中英文各种媒体广泛报道。公安部们制造事端抹黑国家机器在国际上的形象,实在不符合逻辑啊!那又是什么邪恶势力要用黑社会的手法来对待两个青年人呢?

在缺乏任何信息的情况下,我无法判断究竟谁在犯罪。想起了电视剧《扫黑风暴》中主人公的一句意味深长的台词:“你怎么知道谁是好人谁是坏人啊?”

我唯一能确定的是:失联的雪琴是难能可贵的佼佼者。我会时时牵挂着她,期盼着她的平安归来。

附录:黄雪琴评论弦子案二次开庭 (2021年9月16日周四)

弦子的案子是弦子的,也是中国女人们的,到了这一步,仍以“胜”或“负”的二元叙事来总结显得太肤浅,且陷入官方的权威叙事里。从2018年1月1日以来,#MeToo 走过了中国的三年,带来的影响和变化远在所谓的司法“胜负”之外。这三年我们看着浪潮起起伏伏,看着幸存者们负伤前行,看着姐妹情谊的链接,看着一个个幸存者如何成长和蜕变… 。层层审查,意图扑灭#MeToo的正义性,以及打击女性们的集体诉说与行动。但这又如何?在一个男权的国度里,我们从来没有认为女性会轻易获得我们想要的尊重、平等和权利,我们太知道道长且阻。我们无愧于心,我们坚持言说,我们继续前行,然后看着朱军们邓飞们在将来的历史里腐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