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发:我也是……/从我两岁开始……

国际当代艺术研究中心 4/12 原文

Image

一封信
心沫好!我是鹿平给你写信又想写又怕写恐怕我总是这样矛盾的你对我来说又亲近又恐惧我们有一个不名的链接 超越语言的亲近你对我来说又是外界 走不出去的自我77 年出生出生在一个乱伦的家族里2 岁被父亲乱伦到 14 岁形成精神病性人格在辽宁长大职高读画画班大学读美术系 辽宁省师范大学22 岁毕业在大连独自生活工作25 岁在北京工作 痛苦感愈加躲不开 开始看心理学的书与一个朋友似的男人发生性关系 精神病发作去医院求医 每周去看心理医生27 岁到成都 旁听精神分析的课 做分析31 岁与一个喇嘛怀孕 生子女儿是唐氏宝宝32 岁喇嘛离开 我与宝宝相依为命内外荆棘 带着宝宝自杀的冲动时常出现38 岁开始画画 依稀感觉能依赖自己41 岁开始写乱伦与毁灭写诗43 岁自我分析浮现婴儿时期创伤的原始场景精神病明显好转做沙盘游戏治疗 接来访者整理儿童沙盘资料,即使被性侵一次,这种感受也会伴随一生。尝试 SM 释放情绪我这样的女孩身心即世界大战的战场毁灭感的怪诞的乱伦的各种梦境常年伴随着我我的女儿承担着母亲的苦诞生到这个世界上来没有她的存在我早已分崩离析鹿平的绘画与书写

Image

我,38岁,
身体里住着一个与痛苦奔跑的女孩……这是我38岁第一次画油画,
16岁画到22岁时隔16年沾着自己的痛苦开始画画,发作……我从弃婴开始画起,一如从我的出生开始记录……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绝望  看见这些死亡的婴儿照片我的身体内脏就会发抖我在发抖中释放自己的绝望感出生即绝谷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绝望捱到童年在炼狱中挣扎翻滚翻不过命运的魔爪我使劲的画童年肉 被黑气和铁烙反复的灼烧 侵入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两个人当做一个人来活
两个人的惊恐在黑暗中游荡没有停止 没有落脚

Image
Image

13岁,我想用肥肉包裹自己枯瘦如柴的灵魂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画什么都觉得不够过瘾画自画像吧恨 伤害 惊恐 灼老如饮血饮掉自己黑污的血饮尽所有的伤害发作穿体的惊恐我老得

不能再老 因为恨得时间太久……

Image

发作发作 精神病的妈妈与乱伦的爸爸统治了我19年的身心当我终于离开他们的时候我自我的战斗才刚刚开始
一个人的黑暗 趟不过去一个人的绝望 趟不过去一个人的冥哭 趟不过去……上苍可否送我一个真实的死亡……
2008 513 另一个我出生今生今世我不孤单了我与女儿同体在另一个世界里的末日有人与我同受

Image

同性与同性控制与被控制施虐与受虐你到底是谁…………
没有叫喊 没有反抗被控制 被牢牢的厄住命运的喉咙……
画到这让我歇一歇吧…………

Image

有一个女孩叫孤
有一天她闯入了一个人家里那个家里有妈妈有爸爸还有一个小女孩他们的家安康又踏实
这个叫孤魂的女孩才突然间怀疑自己是不是野鬼变来的因为她小时候的家从来没有这样的气息没有这样的妈妈
那我有一个怎样的妈妈呢啊她真的真的是个鬼妈妈她随意穿透我的身体用我的肉换取她的男人怪不得从来一句妈妈我都叫不出来
她把我生出来又亲手把我推下灼骨深渊13年任鬼狼豺豹蹂躏我幼小的骨和肉我从来没有长出人一样的外皮
那结痂在肉里的不是飘零的苦不是无根的恨不是斩肠寸断的悔
是铁杵无数次穿身的痛一痛四十年是家族世代乱伦的罪恶涛涛滚来如铁爪般扼住你咽喉

Image
Image

通信【     鹿平,收到了!谢谢你! 每次看你的文字都有种锥心的痛,但又被这些文字吸引。 引力来自文字的内容,也来自这些文字本身。 常被死亡,痛苦,悲伤,恐惧所吸引,无论是画还是文字,这可能也是内心的投射,这些是记忆,而记忆就是生命本身。我们不断重回的都是最初记忆的河流。 我这段时间一直在消化上次我们见面你跟我说的话,在寻找那种感觉,如何以视觉的形式呈现你。 我也在设想一次对话,我跟你,书面形式。 看我们如何一步步推进。 心沫        心沫的回信我看了两遍 我想 心沫到底是谁 仿佛是我的窗 推开窗 把 内心世界淋漓展露  我再看自己的画 自己的字 犹如鲠在喉 她离我那么近 那个身如火焚的小女孩离我不过三四十年 那个烂的小女孩鬼深藏我心 画和文字是从地狱飘来的喘息声 心沫是窗 世界是风 我要去风里飘荡飘荡 留下一抹痕迹 鹿平 2021.4.5】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李心沫录像作品《独白》2021年

关于《我也是……》

    《我也是……》是艺术家李心沫的个人艺术项目,她试图寻找那些曾遭遇过性侵的女孩,一起完成一次创作的过程,以艺术的形式铭记下这些经历,并且共同踏上一段用艺术治愈的旅程。

Email: 1551848144@qq.com

Wechat: Roxi1976

【如果你希望参加这个项目,可以在你觉得合适的时候写出自己的经历,如果你不想别人知道,可以不用真名。我会将你的经历转化为视觉形式。这可能是一些文字,一些声音,一次对话,一些画,一段录像,一件装置,也可能是一段表演。这个过程,可能需要一起完成。

最后的呈现是根据每个人不同的经历和意愿,有的愿意公开身份的会以录像和图片呈现,不想公开身份,可以用文字或装置等其他的形式, 还是尊重参与者的想法,并且会一起探讨这个创作的过程。参与者可以做过艺术,也可以是没有做过艺术的。】

Image

项目支持:德国IO文化网联协会     北京国际艺术研究中心

我也是……/从我两岁开始……

国际当代艺术研究中心 4/12

Image

一封信
心沫好!我是鹿平给你写信又想写又怕写恐怕我总是这样矛盾的你对我来说又亲近又恐惧我们有一个不名的链接 超越语言的亲近你对我来说又是外界 走不出去的自我77 年出生出生在一个乱伦的家族里2 岁被父亲乱伦到 14 岁形成精神病性人格在辽宁长大职高读画画班大学读美术系 辽宁省师范大学22 岁毕业在大连独自生活工作25 岁在北京工作 痛苦感愈加躲不开 开始看心理学的书与一个朋友似的男人发生性关系 精神病发作去医院求医 每周去看心理医生27 岁到成都 旁听精神分析的课 做分析31 岁与一个喇嘛怀孕 生子女儿是唐氏宝宝32 岁喇嘛离开 我与宝宝相依为命内外荆棘 带着宝宝自杀的冲动时常出现38 岁开始画画 依稀感觉能依赖自己41 岁开始写乱伦与毁灭写诗43 岁自我分析浮现婴儿时期创伤的原始场景精神病明显好转做沙盘游戏治疗 接来访者整理儿童沙盘资料,即使被性侵一次,这种感受也会伴随一生。尝试 SM 释放情绪我这样的女孩身心即世界大战的战场毁灭感的怪诞的乱伦的各种梦境常年伴随着我我的女儿承担着母亲的苦诞生到这个世界上来没有她的存在我早已分崩离析鹿平的绘画与书写

Image

我,38岁,
身体里住着一个与痛苦奔跑的女孩……这是我38岁第一次画油画,
16岁画到22岁时隔16年沾着自己的痛苦开始画画,发作……我从弃婴开始画起,一如从我的出生开始记录……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绝望  看见这些死亡的婴儿照片我的身体内脏就会发抖我在发抖中释放自己的绝望感出生即绝谷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绝望捱到童年在炼狱中挣扎翻滚翻不过命运的魔爪我使劲的画童年肉 被黑气和铁烙反复的灼烧 侵入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两个人当做一个人来活
两个人的惊恐在黑暗中游荡没有停止 没有落脚

Image
Image

13岁,我想用肥肉包裹自己枯瘦如柴的灵魂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画什么都觉得不够过瘾画自画像吧恨 伤害 惊恐 灼老如饮血饮掉自己黑污的血饮尽所有的伤害发作穿体的惊恐我老得

不能再老 因为恨得时间太久……

Image

发作发作 精神病的妈妈与乱伦的爸爸统治了我19年的身心当我终于离开他们的时候我自我的战斗才刚刚开始
一个人的黑暗 趟不过去一个人的绝望 趟不过去一个人的冥哭 趟不过去……上苍可否送我一个真实的死亡……
2008 513 另一个我出生今生今世我不孤单了我与女儿同体在另一个世界里的末日有人与我同受

Image

同性与同性控制与被控制施虐与受虐你到底是谁…………
没有叫喊 没有反抗被控制 被牢牢的厄住命运的喉咙……
画到这让我歇一歇吧…………

Image

有一个女孩叫孤
有一天她闯入了一个人家里那个家里有妈妈有爸爸还有一个小女孩他们的家安康又踏实
这个叫孤魂的女孩才突然间怀疑自己是不是野鬼变来的因为她小时候的家从来没有这样的气息没有这样的妈妈
那我有一个怎样的妈妈呢啊她真的真的是个鬼妈妈她随意穿透我的身体用我的肉换取她的男人怪不得从来一句妈妈我都叫不出来
她把我生出来又亲手把我推下灼骨深渊13年任鬼狼豺豹蹂躏我幼小的骨和肉我从来没有长出人一样的外皮
那结痂在肉里的不是飘零的苦不是无根的恨不是斩肠寸断的悔
是铁杵无数次穿身的痛一痛四十年是家族世代乱伦的罪恶涛涛滚来如铁爪般扼住你咽喉

Image
Image

通信【     鹿平,收到了!谢谢你! 每次看你的文字都有种锥心的痛,但又被这些文字吸引。 引力来自文字的内容,也来自这些文字本身。 常被死亡,痛苦,悲伤,恐惧所吸引,无论是画还是文字,这可能也是内心的投射,这些是记忆,而记忆就是生命本身。我们不断重回的都是最初记忆的河流。 我这段时间一直在消化上次我们见面你跟我说的话,在寻找那种感觉,如何以视觉的形式呈现你。 我也在设想一次对话,我跟你,书面形式。 看我们如何一步步推进。 心沫        心沫的回信我看了两遍 我想 心沫到底是谁 仿佛是我的窗 推开窗 把 内心世界淋漓展露  我再看自己的画 自己的字 犹如鲠在喉 她离我那么近 那个身如火焚的小女孩离我不过三四十年 那个烂的小女孩鬼深藏我心 画和文字是从地狱飘来的喘息声 心沫是窗 世界是风 我要去风里飘荡飘荡 留下一抹痕迹 鹿平 2021.4.5】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李心沫录像作品《独白》2021年

关于《我也是……》

    《我也是……》是艺术家李心沫的个人艺术项目,她试图寻找那些曾遭遇过性侵的女孩,一起完成一次创作的过程,以艺术的形式铭记下这些经历,并且共同踏上一段用艺术治愈的旅程。

Email: 1551848144@qq.com

Wechat: Roxi1976

【如果你希望参加这个项目,可以在你觉得合适的时候写出自己的经历,如果你不想别人知道,可以不用真名。我会将你的经历转化为视觉形式。这可能是一些文字,一些声音,一次对话,一些画,一段录像,一件装置,也可能是一段表演。这个过程,可能需要一起完成。

最后的呈现是根据每个人不同的经历和意愿,有的愿意公开身份的会以录像和图片呈现,不想公开身份,可以用文字或装置等其他的形式, 还是尊重参与者的想法,并且会一起探讨这个创作的过程。参与者可以做过艺术,也可以是没有做过艺术的。】

Image

项目支持:德国IO文化网联协会     北京国际艺术研究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