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浪潮:西方me too 运动对社会的改变及与中国女性运动的关系

文:萧萧落木

全球不同地区的女权运动是对中国Metoo运动的间接支持。2019年Metoo运动继续向世界各国推进,在Metoo Goes Global的旗帜下, 各国基于自己的文化传统和政治社会环境,Metoo 有不同的重点。

美国的Metoo 始于电影界,演艺界,而不是学校,因为美国的学校,无论高校还是从幼儿园到高中的教育,反对性骚扰教育已经进行了二十多年,已经形成体制性的反性骚扰机制,这个机制相对成熟。影视界、演艺界,媒体高层几乎是男权的最后堡垒,这次运动如摧枯拉朽一般,很多权贵男人纷纷蹋落,这两年的成就却大大超过电影、演艺界,媒体,简直如文化地震,让每个角落,从公司到工厂,从工作单位到家庭,都感受到Metoo文化的深入,metoo成为家庭谈话的主题,波及到到社会各个角落。

2017年10月11日我写文章表达我对好莱坞大腕哈维·温斯坦倒台的看法,我当时说:“哈维·温斯坦的倒台,让我看到西方权贵男人为所欲为的性特权全面崩溃的开始。”“权贵男人性特权开始崩溃,男权制给权贵男人的性特权已经不复存在,如果有权有势的男人如此下去,他们将在崩溃中纷纷落下,成为时代前进的渣滓。”“ 这是权贵男人性特权完结的开始,以我看来,这只是序幕,这是美国女性争取平等地位的又一个跨栏。” (https://www.douban.com/note/640584835/ )那时我当时的认识。

现在看来,Metoo运动两年来,对美国的改变相当巨大,让我们从法律、经济、文化上具体地看,我们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看出来。

第一,在美国加州、纽约州和新泽西等州设立禁止工作合同里有“买对方沉默”的款项之后,美国国会讨论设立“Be Heard Act”《被听到法》,禁止工作合同中有不可告诉公众之款项,这就使那些有权有势一方不得用钱买被害者的沉默。

第二,虽然联邦政府反性骚扰法保护职工,但没有具体保护自我创业人的条款。美国很多州都开始设立法律保护更多的工作人员,包括自我雇佣的人或在人家帮佣的人。2019年纽约州已经通过法律扩大到保护自我雇佣者和自家雇佣的家政工不受性骚扰。这个趋势正在逐渐扩展。

第三,美国国会修改了国会工作人员的工作规则,使工作人员更容易报告性骚扰的事件。国会从自身做起,修改过去性骚扰案件报告要等三个月才处理的期限,而且禁止用纳税人的钱为国会性骚扰案买单,以前那些被指控性骚扰的国会议员或工作人员的赔款是国会出的,以后不许再这样。

第四,在Metoo运动影响下形成的“时间到了”(Time’s Up) 运动基金,到2019年9月,为3677个人提供资助,帮助这些人寻求正义和资金补偿。比如在麦当劳工作的女工布丽塔尼·何约斯,因为贫穷无法雇律师,“时间到了”基金会为她请律师。这个基金会至2019年十月,已经资助了20个在麦当劳工作的工人,起诉对她们性骚扰的人。工人们的斗争改变了这个世界大型快餐企业的文化,2019年11月麦当劳公司总裁兼首席执行官史蒂文·伊斯特布鲁克(Steve Easterbrook)被辞职,因为与员工谈恋爱,麦当劳现在禁止上级与直属下级有任何亲密关系。“时间到了”基金会已经募集基金2400万美元,为各种各样的人提供法律资金帮助。

第五,Metoo 运动扩大了对其他阶层普通女性生存的关注,比如饭馆里的服务人员一般工资很低,要比法定的最低工资低一半以上,他们的主要收入是小费。Metoo运动的代表论述说,小费迫使饭馆服务人员忍受顾客的性骚扰,所以必须从体制上改变,提高饭馆服务人员的基本工资。这个论点现被很多州立法机构接受,美国已经有七个州提高了饭馆服务人员最低工资。2019年8月,美国联邦政府众议院通过法律要求饭馆服务人员的工资必须与各州最低工资齐平。虽然这个法律还没有被参议院通过,但Metoo运动已经进入为劳工阶级谋具体利益阶段。

第六,一些性骚扰的受害者获得了该得的经济补偿,那些曾经忽视性骚扰的各级管理人员受到处罚。比如美国体操队国家队队医和密歇根州立大学医生拉里·纳萨尔犯罪行为虽然曝光在Metoo运动之前,但对他的判决过程与Metoo运动兴起密切相连,最终纳萨尔被判决服刑40到175年,与此事件沾边的人员,尽管这些人并没有与纳萨尔有任何直接的关系,比如密歇根州立大学校长以及该校体育主任, 美国体操协会管理董事会18名成员等都因此引咎辞职。密歇根州立大学给受害人达五亿美元的赔偿金,各个受害者可获得25万到250万不等的赔偿金。

事实上,对受害者的赔偿的金额在Metoo运动的影响下大大提高。2018年美国“公平就业机会委员会”提交了41个性骚扰法律诉讼案,受害者获得了7千万美元的赔偿金,比2017年提高了47%。经济补偿是实现正义的一个手段,美国在这点上做得相当细致。

第七,也许是最根本的对美国社会的影响,对美国文化的改变,那就是美国人对“权力”的概念开始发生根本的改变,也对性别与权力关系有了新的认识。以前不太关心权力与私人关系的普通人,现在都耳濡目染,知道权力关系怎样渗透在私人领域里,谁有权力,谁没有权力,有权有势的人怎样控制无权无势的人,这些以前被忽视的问题,成为普通人的意识,人们对这些关系有了日常的认识。据民意调查机构PerryUndem2019年9月27日发表的调查结果表明,一场深刻的对权力关系认识的改变已经发生,普通美国人对政府以及权力的运作有了新的认知,对谁掌握权力以及可能会滥用职权的警惕有很大提高。

Metoo 运动在西方国家比如德国,意大利,西班牙等发展是有不同轨迹的,要是总结起来需要很大篇幅,我在这里暂时不多说了。就以法国简单地为例,法国文化传统里对男女调情和男女亲密关系等等有不同于美国的传统,法国文化一直以男性“征服“女性等等为文化基因的一部分。法国知识界对美国的“清教徒”文化很警惕,加上欧洲人的普遍的反美情绪,Metoo到了法国,就有相当大的文化阻力,所以老一代的女性,比如在Metoo运动开始的时候著名的电影明星凯瑟琳·德纳芙等一百位作家艺术家在《世界报》,写公开信质疑这个运动,他们担心这个运动会让社会保守主义复苏。他们的观点是,1970年代的女权主义好不容易为女性争取到性自由,性别自由,metoo 会不会以保护女性的名义,夺走这个自由?他们很担心,因此对metoo 不欢迎。不过五天后,德纳芙公开道歉,表示对性侵害性骚扰的受害者表示同情。德纳芙说自己是个女权主义者,并强调自己早在1971年就跟知名的女权主义者西蒙娜·德·波伏娃一起签署过女权声明,说自己在堕胎不合法的时代就堕过胎。

法国的Metoo在2018年开始的时候,虽然有很大的文化阻力,但是法国政府有性别平等部,部长马琳·史阿帕(Marlène Schiappa)推动法国通过一项非常让人意外但也情理之中的法律:在公共场合对具有性别歧视言语或行为就地罚款,罚款金额为750 欧元。从2018年8月该法律通过到2019年3月,半年里共罚款447次,史阿帕在半年后总结的时候,对这么多罚款次数感到惊讶,称绝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人被罚款。

2019年4月BBC的新闻纪录片 “Not#Metoo, I AM A FRENCH”探讨Metoo 在法国的进展和阻力,虽然法国的性骚扰并不低于其他国家,比如一项调查表明,乘坐巴黎公共交通工具的女性,百分之百有过被骚扰的经历,但是责备受害者文化导致受害者恐惧发言。不过,法国也有在metoo 影响下的活动,比如法国记者桑德拉·穆勒(Sandra Muller)创造了“暴露你这只猪”这个词,鼓励人们站出来,但她的努力在法国的影响不是很大,她说在法国你很难改变人们的心理,人们会认为那些站出来说出来的女性或者是在撒谎,或者是歇斯底里。

但 2019年11月法国metoo突然有了新的进展。现年30岁的法国电影演员阿黛尔·艾纳尔于11月4日举报电影导演克里斯托弗·路吉亚在她12岁和15岁时性侵她。这事在法国掀起了轩然大波。几天之后,法国摄影师瓦伦蒂娜·莫尼艾指控著名导演罗曼·波兰斯基在1975年在某个滑雪场强奸了她。几天之内,很多人站出来揭露被性骚扰或性侵的经验,人们在波兰斯基电影首发式前抗议。Metoo运动终于在法国形成了浪潮。波兰斯基因为在美国的前科强奸一个14岁的少女,一直在被美国通缉,逃到欧洲后继续拍电影,是世界闻名的电影家。据西方媒体报道,此次运动与过去不同,沉默者打破了沉默,“变化终于能在空气中感到了,”法国文化部长于11月14在新闻发布会上说,“感到有罪的是另一方,而不是受害者。假定施害者的无辜不是假定受害者有错。” 新闻报道都在问:这是不是法国Metoo 运动的真正开始?

其他国家,比如日本、印度等国Metoo运动也在展开之中。

我认为Metoo运动是真正的第三浪潮女权主义运动。美国的女权主义运动,基本上是五十年一个浪潮,1920年前后的第一浪潮女权主义运动取得了女性的政治平等权利,1970年左右的第二浪潮女权主义运动,取得了女性经济、工作的平等权利,2018年开始的第三浪潮女权主义运动,也就是由Metoo 运动开导的新的运动,将取得女性在文化上的真正平权,我们目前还在这个运动的开始阶段,未来还等着被书写。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