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12日 | 郭晶的武汉封城日记

3月12日
过去的一两周,我每天早上醒来第一件事是看最新的疫情地图,起初武汉现存确诊数还在3万,我就根据每天新增治愈病例的情况在心里默默推算什么时候会降至两万,到了两万再推算什么时候可以降至一万,这似乎是我内心的小目标。我也不知道意义何在,似乎是一种希望。

昨天下午6点多,物业的主任通知大家领购10元一斤的肉,每份4斤。我下楼买了肉。这次的肉是冷冻的,好切一些。我把肉分成21份,差不多够一个月吃了。

晚上9点多,有人发了一封钢都花园管委会的道歉信,写到:2020年3月11日下午,由于工作失误,我们在为居民运送集中购买的平价肉过程中,使用一辆环卫车运送了1000份,其中530份已发放,没有严格落实食品清洁运输的有关要求,对居民群众的身心健康造成了不良影响。为此我们真诚地向居民表示道歉。

有住户有人赶忙问:“我们小区的肉是怎样运来的呀?求解。”有人发了一张公交车上堆满了肉的照片。物业主任回答说:“我们小区的肉是社区用车到超市直接拖到小区来的。”

我想起《雪国列车》中尾部列车中的人吃的蛋白质块是由蟑螂做成的。我们被困在“里面”的人很难了解“外面”的情况,很难确定我们拿到的食物经过什么样的处理。昨天的晚餐是芹菜炒肉加稀饭。
早上是阴天,我就没有下楼。中午下了会雨,下午又有了阳光。小区里下午是晒不到太阳的,我也没有动力下楼。

小区群里有人发了“武汉公示最新无疫情小区名单”,并问“怎么还没有我们小区啊?”
“别的小区只有两栋楼都上无疫情小区了。”
“只要我们小区没有病人就好,不用纠结上不上榜。”
“武汉解禁必须以这个上报小区无疫情为准绳,如果我们社区存在一名隔离者就永远上不了榜。”
“为了小区的名誉可以问问我们的网格员。”

有人开始打了电话,说“社区容书记电话打不通,根本不接电话。网格员电话也不接,看大家有没有其他联系方式。”

有人打通了社区的电话,说:“社区回复,我们小区已经上报,正在等审批和公布。”
大家如此焦虑的原因还是希望早日解封。

中午做饭的时候,我拿了一根胡萝卜发现它坏了。土豆和胡萝卜买回来之后,我放在了柜子里,也没怎么看过。我赶快把它们拿出来检查了一下,一些土豆和胡萝卜发了芽。我查了一下,发现胡萝卜发芽了还可以吃, 只是营养和味道都没有新鲜的好。可是,土豆发芽会产生龙葵碱,而龙葵碱是一种神经毒素,食用后会导致呕吐、腹泻,严重的还会导致死亡。高温烹饪对龙葵碱的破坏作用也很有限。

这些土豆和胡萝卜是2月26日买的,那是我最后一次出小区。我对浪费蔬菜感到十分抱歉,后悔自己存太多东西,后悔我没有对存放的蔬菜及时检查。

下午,社区的工作人员敲门要求登记姓名、电话和身份证号。我隔着门问:“为什么要收集这些信息?”门外的人回答:“社区在确认信息。”看来,他只是一个执行命令的人。我跟他理论没用,也无法拒绝,只得提供了信息。一个小时后,社区的工作人员就打电话给我确认信息,我再次问:“为什么要登记身份证号?”社区工作人员说:“要录入系统,后期有什么问题就可以在系统查到,比如每个房子是否有人居住,是房主还是租户,有几个人,关系是什么。这是上面要求的。”

“什么时候会解封呀?”

“现在的通知是20日前不能复工。现在增长是个位数了,后期增长为0了再根据具体的情况看,目前还没有解封,要严进严出,进行管控。”

什么是必要的社会管控?我们现在已经都被封在小区里,哪也去不了,统计住户的信息对于疫情的控制又有什么作用。我担心这是“上面”趁机加强监管。我昨天看到要实名登记乘车措施的时候,就充满了忧虑。交付更多隐私权是这场疫情中我们付出的又一代价。

图一:3月11日的晚餐
图二:今日运动打卡
图三:用垃圾车运送的肉
图四:一公交车的肉
图五:物业办公室地上的肉
图六:21块肉
图七:发芽的土豆
图八:坏了的胡萝卜
图九:楼下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