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11日 | 郭晶的武汉封城日记

3月11日

今天,人们还在接力转发《发哨子的人》,版本越来越多,英文版、日文版、越南语版、盲文版、甲骨文版、16进制编码版、摩斯电码版、空白版……这是封锁下的艺术,简直是一种世界奇观。人们转发的不再是文章本身,而是在表达情绪,有对审查的愤怒,有对发哨人的敬佩,有坚持发声的不屈。如此奇观令人震惊,让人感动。

还有一件事令人感动。李文亮医生的微博有130多万粉丝,他2月1日发了确诊的微博:今天核酸检测结果阳性,尘埃落定,终于确诊了。这条微博有57万条评论,看得我泪流满面。下面是一些留言。

2月7日:“似乎等不到你回来的消息,一路走好!还有,谢谢你!”

2月8日:“你喜欢的我都买来了,德克士跑了三家没有一家开门,所以只能买到这样的手枪腿了,车厘子多吃点!感谢你的发声!谢谢”

2月10日:“今天我十八岁生日,愿望是您的家人一生平安幸福,孩子健康成长。2月10日,谢谢您的付出”

2月18日:“李医生,已经不能转发你的这条微博了。被屏蔽了。真他妈恶心。”

2月24日:“李医生,我想告诉你,钟南山院士眼含泪花说: 李文亮医生是他心目中的英雄!亮亮,晚安了!”

3月1日:“我在写英语作文,我把你写进去了。”

3月10日:“李医生,今天艾芬医生的文章不断被删除,我感到难受。”

3月11日:“今天人物发了一篇文章,很快被删了,但是很多人都在尽力去转,去接力下去,虽然转完还是会被删,但直到现在这场接力也还没有停下来。我们会记住的,说真话的勇气,谎言和逃避的代价,以及这场永远也不想再发生的悲剧。”

昨天的晚餐是莴笋炒肉加稀饭。昨晚梦到武汉解封了。梦里的武汉长江大桥有三层,桥上密密麻麻全是人。桥下不再是江,而是广场,上面也挤满了人。有人在讨论桥的质量问题,担心桥会断。我在桥下的人群中四处张望着,有点难以置信。

小区群里昨天发了一个《关于实施实名登记乘车措施的通知》。通知是武汉市客运出租汽车管理处发的,指出:根据市政府防疫指挥部指令,我市恢复公共交通运营后,乘客必须实名登记乘坐公共交通工具(含地铁、常规公交、巡游出租车)。为实现乘客乘车信息可溯及,市交通运输局委托专业机构开发了实名乘车扫码登记系统。

今天天气还算不错,上午有阳光。

我到楼下散步,碰到街道环卫来小区消毒,有两个人背着喷雾箱上楼,一个负责拍照的人在楼下等着。我就跟在楼下等着的大姐聊了一下。她说现在这些环卫工除了日常在街道做清洁,还要到一些老小区做清洁。这些小区通常都没有楼梯,喷雾箱加了水之后有四五十斤,环卫工就背着喷雾箱上上下下。

大姐说现在外面路上的车多了一些,卖菜的也多了起来。有一些人通过自己的渠道买到菜,就自己卖菜。她们单位有专门负责团购的同事,也会帮她们买菜。她们的菜很多都是从白沙洲买的,就比小区买的菜又便宜又新鲜,选择也多一些,青菜两三块钱一斤,一板30个的鸡蛋13.5块,我之前买的鸡蛋是30个20块。

小区群里这几天不再有人提出要物业帮忙买菜了。大家的购买渠道开始多了起来。我看到有人拎着几袋东西回家。我就问了一句,他说是网购的。大家都不喜欢依靠别人生活,不想麻烦别人,能自己买东西就不再提要求。

周先生下来遛狗,他说他妻子接到医院的通知,让所有的科室16日都开始上班。我没有太多内部消息,这个消息对我来说太珍贵了。这个消息也是一个好消息,太难得了。

我们聊了几次天,周先生讲得是武汉话,他今天问我:“我们说武汉话你听得懂吗?”我说还在学习中,有语境能听个大概。

图一:3月10日的晚餐
图二:今日运动打卡
图三:发哨人
图四:消毒的环卫工
图五:网购成功的人
图六:划过天空的飞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