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10日 | 郭晶的武汉封城日记

3月10日

发哨子的人艾芬医生也站了出来,她是把写着“SARS冠状病毒”的报告拍下来发给同学的人。今天人物发了对艾芬的采访文章,看到的时候我就觉得文章可能会被删,就截了个图。一开始,最先发布在人物上的文章被删,接着大家开始转发别的媒体转载的文章,很快转载的文章也都被删,就有人把文章做成PDF,供大家在微信里收藏后分享。一整天,朋友圈都被“发哨子的人”这篇文章刷屏。

这种集体默契的反抗不是第一次,也不会是最后一次。大家都知道有时候讲真话是不被允许的,是会受到惩罚的,可是依然有人勇于讲真话,人们也十分珍视讲真话的人,想尽办法传播真话。希望有一天人们不再为讲真话付出代价。

昨天的晚餐是土豆炖排骨加鸡蛋煎饼,昨天写日记的时候提到了土豆,好久没吃土豆了,我的食欲就被勾了起来。我终于拆了面粉,做了鸡蛋煎饼,晚上吃了一顿大餐。

今天阳光灿烂,好像昨天的阴冷一下子就变得有点久远了。小区的院子里又恢复了些许生机。

彤彤一家人在院子里玩,11点的时候,彤彤的爸爸招呼她回家,彤彤说“不要回家”。爸爸就又拿来她的儿童滑车,陪她玩了会。

二栋有个女人出来遛狗,她家里有两条狗,一个叫豆腐(音),一个叫皮皮(音)。她家就住在一楼,我听到屋里传来声音叫“皮皮回来”,皮皮一溜烟就不见了。

周先生也下楼遛狗,他的狗叫胖丁(音),他说一开始只是帮女儿养狗,结果就养出了感情。现在,胖丁已经到他家两年多了。狗在家不好洗,周先生都是带胖丁就宠物店里洗澡的,封城后就没洗过澡,所以有些脏。他骄傲地说,“它的毛不打卷也很好看的”。

我们又聊到了疫情,周先生说他有几个朋友出去旅游,现在想回却回不来,在外面一天要花掉八九百块的住宿费。他有两个朋友因为感染肺炎去世的,四十多岁、八十多岁的都有,现在都拿不到骨灰。周先生说:“太突然了,他们得病一两周就死了,比得了癌症死得还快。”他还有个朋友的爸爸是疫情期间因为脑梗去世的,也见不到尸体。

十一点多,周先生叫了声“胖丁,回去了。”胖丁一下子就跑了过来。他跟我说:“不让它出来,它就在家里挠门。”

早上,有住户发了一张照片到小区的群里,照片是一个堆满垃圾的角落,有烟盒、饮料瓶、一次性饭盒、泡沫盒等。这个住户指出:“1栋306室和307室搭建房上的垃圾。主任,可以把这发给社区看看。”

接着更多的人开始加入讨论。

“这楼上住的丢垃圾要不得。这样的人缺少道德,二栋也有人往下吐痰丢垃圾,有人经常往下丢烟头。”

“垃圾不要往下抛”

“还有人把烟头丢到了车顶上”

“警告这些差火(武汉话:差劲、不道德)的人别做恶了,一旦被抓着了,大家不会放过你的!”

“二栋有人经常往下倒茶叶剩菜汤吐脓痰,乱丢杂物,车顶上都被砸了个小坑!”

“大家一起盯着点,抓着他了,狠狠揍一顿再送派出所!”

“现场捉到了,把房号曝光在小区业主群,让大家都唾弃他,看他还有脸不。”

“不仅仅是唾弃,得打!这样差火的非常变态,需要武力修理!”

物业主任:“目前是疫期,社区实在是抽不出人手来清垃圾。我已将报告和照片上交了社区,只等疫情结束再清理。目前只能消毒。”

有人提议“能不能跟社区申请,给小区里增加几个高清摄像头?”有人附和。

我开始担心起来,安摄像头意味着我们所有人都要交付自己的隐私。如果装了摄像头,它如何被管理就不由我们来决定啦。普通住户想查是谁丢的垃圾可能不一定能查到。

有住户前天自发组织的一个水果的团购下午到了,送水果的人在医药公司工作,就有采购证和通行证。卖水果是他私人的行为。我买了一份砂糖橘,5斤一份,28元。

图一:3月9日的晚餐
图二:今日运动打卡
图三:刷屏的文章
图四:彤彤和小步
图五:院子里的人
图六:小步和皮皮
图七:胖丁
图八:小区门口拿团购的人
图九:砂糖橘套餐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