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9日 | 郭晶的武汉封城日记

#武汉封城# 

3月9日

昨天接到一个热线的咨询,求助者在北京做教育培训的工作,过年回老家后因为疫情各地都实施了交通管制。2月7日,公司要求大家复工,她就没能回到北京。她有电脑,也可以在家线上办公,但公司部门经理认为她不具备办公条件,没有给她安排工作,而是按照请假处理。3月6日,部门经理跟她讲:“要么回北京工作,要么离职。”她3月7日就回了北京,结果第二天公司又要求她申请离职。公司其他人暂时没有遇到跟她类似的情况。

有个在旅游行业工作的朋友最近工作也受到了疫情的影响。她的公司1月的工资都没有发,据说要到5、6月再发,2月就没有工资。公司还准备遣散员工,说等疫情过去再召员工回去。

如果企业违法辞退,员工当然可以申请劳动仲裁,要求赔偿。可是,被辞退的员工现在恐怕很难找到新的工作。结构性的失业问题再次成了用人单位和劳动者之间的矛盾。疫情期间,全国一度都处于封锁的状态,湖北之外也有很多员工无法及时回到上班的城市,企业也因为停工而没有盈利。如果国家不承担起责任,将会有越来越多的企业破产,员工失业。

昨天的晚餐是芹菜炒肉加包子。

昨晚做了好多梦,有两个梦记得相对清楚。先是梦到我跟一群朋友出去玩,跟别人走散了。我看到一个地方有人在集会抗议,拿起手机准备拍照,突然有人从后面来抢我的手机,我一下子就惊醒了。醒来后我发现自己的两只手紧紧地握在一起。

然后又梦到一个女性遭遇了就业性别歧视,到法院起诉,法官不给立案。我就去找立案庭的法官理论,跟他介绍了2019年最高院新增了“平等就业权纠纷”作为案由。法官说他们从来没有接到过这样的起诉,很难办,立案了也不一定能赢。我就说能不能赢是立案了之后的事。

今天天气是阴冷的,还有很大的风。小区的院子里比较冷清,下午,那个放戏曲的男人下楼散步。

有住户今天再次发了武汉无疫情小区的名单公示到群里,问到,“怎么没有我们小区?社区漏报还是?”

有住户发起了一个水果的团购,是跟附近的小区一起拼团的。

有住户发了一个图到群里,图里是几种菜拼成的小人,有土豆、胡萝卜、白萝卜、青椒、包菜等,图上写着“解封之后,再也不想吃这几种菜了”。看来任何方面的单调和重复都容易让人厌倦。我想起曾跟朋友讨论过一个问题“如果以后只能选择吃一种食物,要吃什么”。备受欢迎的是土豆和豆子。我选择的是土豆,土豆容易饱腹,可以有很多做法,也好吃。封城后,我存了一些土豆,不过一直都还有青菜吃,就还没有开始吃土豆。

图一:3月8日的晚餐
图二:今日运动打卡
图三:今日的窗外
图四:解封后不想再吃的菜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