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26日 | 郭晶的武汉封城日记

#武汉封城# 
2月26日

小区群里今天发了一个《武汉居民倡议书》,倡议的核心有两点:一是小区团购适可而止,只团刚需食品;二是少制造垃圾。这次是倡议,而非强制性命令,也算是进步。可是团购现在只有小区和物业才能统一购买,很难再进一步控制了。这个倡议书为了说服大家,写到“一线的医护人员在拼命的同时,后方也有一群默默无闻的人们在保障我们的日常生活。我们每个能够幸福地待在家的人,不能冲锋陷阵至少可以不添乱,不去给别人增添太多的麻烦,这也是在做贡献!”

这让我感到不适,不管是否在武汉的人,我们都看到医护人员的付出,理解医护人员的辛苦,很多志愿团体也在尽力为医护人员提供支持。讽刺的是,社交媒体上转载的广东省第一批援助武汉的医护人员发表在《柳叶刀》上的一封信却被删了。这封信的标题是《中国医务人员请求国际医疗援助对抗COVID-19》。信中讲到防护设备严重短缺,讲到医护人员的心理压力,他们也感到无助、焦虑和恐惧。于是,他们请求世界各国的医护人员来到中国,帮助我们抗击疫情。这样一封信都要被删。所以,究竟是谁不想看到他们的艰辛?目前,医护人员感染的人数是3387,有22人殉职。

现在只能待在家里的人可能是“幸运”,但根本不是“幸福”。什么是不添乱?那个在爷爷去世几天后也没有向外求助的小男孩没有添乱,爷爷在卫生间突然昏厥后,他叫了两个小时,爷爷没有回复。他听爷爷的话“外面有病毒,不能出去”。于是,他在家吃了几天饼干维生,直到社区工作人员上门排查才发现了这个悲剧。

昨天的晚餐是冬瓜炒肉加稀饭。晚上和朋友们闲聊了一会,我实在太累了,就先睡了。没想到,我和朋友们一聊就是一个多月,没有间断过。这是在封锁中一份特别的陪伴。

昨晚9点左右下起了雨,连续下了几个小时,外面的雨打在遮阳板上的声音嘀嘀嗒嗒地响个不停。我做了一个梦,不记得梦里的细节,只记得有很多人。早上半睡半醒的时候,我挣扎着想起床,又有些留恋梦中的人。

早上8点钟醒来,外面没有在下雨了,天是阴的。听戏曲的那个男人已经在楼下散步。他的坚持让我有些敬佩。

上午,物业在群里发了信息:大家好,最近我观察大家需要水果、蔬菜、肉,为此今天先推荐水果清单,大家看一下,如需要在中午一点钟之前订好,争取晚上之前货到小区。水果品种还挺多,一种水果一个套餐,都是50元,有砂糖橘、水晶红富士苹果、皇冠梨、芦柑、帕帕柑等。

于是有人搞起了水果的接龙。有人提出:“水果大家任选,每家都不一样,卖家分得清吗?不如挑几样大家都认可的组成一份,定个价,再接龙。”

物业的主任回复道:“尽量满足大家的需求,就是我们麻烦一下”。一会儿,主任又在群里发:现在有少量的爱心物资,请业主尽快来办公室领取。

有人问:“主任,是什么东西啊?”

没人回复。我想着下楼到院子里走一圈,就下楼领了物资,是一包粉丝。领了后,拍照发到了群里。有个人穿了睡衣下楼领粉丝。有人从小区外面回来,我充满了羡慕,不知道何时才能再走出那个门。

下午,前两天团购的鱼到了。

两点多,物业又发了一个蔬菜套餐和肉食套餐到群里,这两个套餐是昨天有个住户发到群里的,大家已经接龙过了,有人问:“主任,先前的接龙是不是作废了?”主任答到:“你们先前接龙的事我不知道。”大家只好再搞一个接龙。

物业的主任说:“我们小区接龙要30份以上,如果达不到数字我们只能等和别人拼单了。”

大家都很着急,有人仔细核对接龙的信息,发现有的人没接上,有人提醒,“还没有接龙的继续哦。”

最后终于凑给了30份,结果主任说:“我已把接龙发给社群,我得到的通知中百可能又有变化,一天一个样,等会社区会把中百的套餐发过来,我再转发给你们。”不知道今天团购的套餐是否会成功。

有人提出建议:“建议主任艾特全部人,不然很多大哥大姐不见得看得到信息”,这个人还耐心地在群里发了群主艾特所有人的步骤。

有人问:“小区有没有家里有多余的烟的呀?20块以下的都行,一条以内都可以”,就有人发了一个群二维码,说“这个有烟,不接触送的!”

“请问邻居们有没有酵母粉啊,卖我几包”,没有回应。

之前组织大家买水果的女人很有门路的样子,她说她爸爸前几天给她送了一箱水果,够吃一个月。她在水果拼团的小群里发了很多东西问有没有人买,有榨菜、佐料、韭黄、蒜苗、洋葱、荷兰豆、撒尿牛丸,她说“封城第一天,我就在中百超市买了10桶2斤装的面条。家里人多,佐料都是成件买。”现在看来,她真有先见之明。

图一:2月25日的晚餐
图二:今日运动打卡
图三:爱心物资
图四:从外面回来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