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22日 | 郭晶的武汉封城日记

#武汉封城# 
2月22日


生活在武汉的人现在必须依靠团购。一开始规定,只能通过社区团购。可是,人们的生活太苦闷了,无法只满足于团购生存所需的食物,也对一些不合理的团购搭配感到不满。大家纷纷自己也搞起了团购。大家在别的小区里看到的团购就转到自己的小区内。总有人会有门路,我的小区有个人一开始组织大家团购水果,今天又像是变戏法一样,不知在哪里抢了6袋盐、6瓶醋、6箱酸奶、还搞了很多鸡蛋,问有没有人要,盐一袋4元,醋一瓶7元,酸奶一箱50元,鸡蛋25个30元。

朋友发了一个视频给我,里面一个居民在小区群里指责社区的不作为和超市的趁火打劫。她指出,小区居民很多时候都是在自救,酒精和口罩是业委会想办法买的,物业的消毒物资是业主捐的。有人说:“社区人手有限。”她反问社区的人究竟做了什么?社区现在直接接过业委会的工作,只是发了一个接龙而已。她还说,“超市套餐不像话,买个大米要配草纸和酱油。”

昨天的晚饭是芹菜炒肉加稀饭。晚上和朋友们聊天。有人白天跳了舞,有人在工作,有人在帮忙家人照顾小孩,有人看了电影。有人所在的县城撤了卡点,县城内可以自由往来。

我们聊到多地监狱出现确诊病例,而且武汉女子监狱确诊230例、山东任城监狱确诊207例。感染人数已经相当多了,我们才能从媒体上看到这些信息。监狱里的病人是否能够得到救治呢?监狱人口流动已经比较小了,那看守所的情况怎么样呢?还有很多人口密集的地方,像养老院、福利院,这些地方的防控措施又如何呢?

聊天的时候,有个朋友突然跟我说:“你今天咳嗽得有点多。”我竟然没有注意到,说明我的说明我的疑病没有那么严重啦,没有时刻在担心自己是否有生病的症状。其实,疑病一直伴随着我,偶尔咳嗽得多,我就泡一片维C泡腾片喝。

早上8点钟醒来,睡眼惺忪地打开窗户,外面烟雾缭绕。刚好早上有人在小区群里发了武汉有的地方发生火灾的视频,我吓了一跳。我戴上眼镜,才确定只是雾而已。

10点多的样子,阳光就把雾驱散了,我就下楼晒太阳。

有人戴了两个口罩,可能因为昨天有人在群里发消息说别的小区出现一例疑似。有人看到后,说:“团购团得不亦乐乎,像过节一样,快递收得超级嗨,现在好了,前段时间的封闭全白费了!”不知道这个疑似的病例到底是不是因为团购传染的,团购就背上了锅。我的小区物业在群里发消息:建议大家,如果有基本的物质保障,就不要找个人再团这团那,疫情期间保命要紧。多下一次楼,多一分风险!忍一下很快会过去,如果因为接触的人杂乱,那整个小区甚至武汉都要付出更大的代价!可是,很多人团购是因为不确定封锁什么时候会过去,想要自己现在的生活好一些。
在这个小区,我是个外来者,不认识其他的住户。很多住户是本地人,他们说武汉话,有人在闲聊,我想偷听都偷听不了。

有辆车从外面开了回来,开车的人看起来是小区的住户,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能出入。住户从后备箱里拿出来两三个袋子,袋子里装的主要是零食,有瓜子、铜锣烧等。

小区今天到的团购是面粉和热干面,鉴于家里的面粉我还没用,就没买新的。有人则很高兴地晒出了自己的热干面加蛋酒。今天小区群里开始团购芝麻酱,有十多个人都加入了团购。看来武汉人真的酷爱芝麻酱。

今天,有一家三口下楼晒太阳,男孩大概十岁左右,拿了跳绳,在院子里跳,一会儿妈妈也跟他一起跳。男孩跳了一会,说“太热了”,就脱了外套。他跳累了之后,就跟妈妈一起玩游戏,先是玩拍手,后来又玩对拐,十分欢乐。爸爸一直在旁边站着看,在母子玩对拐的时候当起了裁判,对男孩说:“你怎么可以用手呢?”我在一旁看着也不由得乐了起来。他们玩累了,就去物业领了团购拿回家,我也就上楼了。

备注:如果你遭受性别暴力,紧急情况下第一时间拨打110报警,如非紧急可打为平妇女支持热线:15117905157,热线全年无休。

图一:2月21日的晚餐
图二:今日运动打卡
图三:早上的雾
图四:戴了两个口罩的人
图五:超市购物回来的人
图六:跳绳的男孩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