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捐安心裤多此一举的人,你们对得起前线超60%的女性医护吗?

转载自 见小曰明
作者 明玥

最近我在微博上,围观了一出“罗生门”。

一个叫梁钰Stacey的女性博主发博说,前线那么多女性医护人员,那么长时间穿着防护服抢救病人,不知道她们是怎么解决生理期问题的。

月经可不像尿,忍一下还能行,它可是时时刻刻流出的。

于是她想到了给前线捐些安心裤。

为没有女朋友的男读者计,这边科普一下安心裤,它其实就是一次性裤型卫生巾。

裆部是加厚的,相当于内置一片加大版的卫生巾,吸收量和承托力都强于一般卫生巾。

晚上可以穿一整晚不用换,白天撑住大半天也是可行的。

如果用普通卫生巾,一两个小时就需要换,一天之内防护服多次打开,既浪费时间,更有可能增加女医护们感染的风险。

比尿不湿和普通卫生巾方便的是,安心裤穿完之后脱了就可以直接扔了,不用贴在内裤上,也省去了换洗内裤的麻烦。

她们在前线高强度长时间地抢救病人,如果还要为这些事烦恼,难以开口,实在太委屈了。

想不到,这么好的想法,很快就被杠精喷了。

有直男质问她,现在捐什么安心裤,你也不问问人家医生护士需要吗,人家需要的是口罩防护服好吧。

还有更蠢的说法,“人命都保不住了,还关心你裤裆的那点事。”

讽刺的是,这条留言的上面,就是一位黄冈的护士言简意赅地说“需要”,配了双手合十的表情。

博主一再强调,不是我不想捐口罩防护服,一个普通人现在确实很难搞到这些物资,再说捐安心裤也是心意,人家也很需要。

甚至还有人建议说,如果直男们嫌安心裤之类的碍眼,那就直接捐短期避孕药吧,不间断地吃避孕药可以无限推迟月经。

看到这里我真的出离愤怒了,他们有什么资格觉得碍眼!

我们又凭什么因为他们觉得碍眼,就得像人人喊打的老鼠一样躲起来,无法在阳光下认真地讨论我们的需求。

避孕药又不是口香糖,人人吃得。

都什么时候了,还要女医护这样吃药去伤害身体吗。

我记得读书的时候,有天买了一包卫生巾,提着往教室走,一路上不知享受了多少注目礼。

回到教室,我的女同桌大惊失色,“你为什么不带个大包去买,可以装进去。或者让超市给你个黑色塑料袋装进去也好啊。多丢人啊。”

我就奇了怪了,这有什么丢人的。

大姨妈不就是一个正常的生理现象,跟生孩子一样啊。

没有大姨妈,也不会生孩子。

为啥大家得知你生孩子,都恭喜恭喜,高兴得不得了,知道你来月经了,就像躲瘟神似的避开。

让你以为此刻的自己是脏的,是需要躲躲藏藏的,这件事是无法启齿的。

我高中里就有女同学这样,明明因为痛经都已经站不稳了,还强撑着去参加体育课,就是不敢告诉老师说我现在生理期,我参加不了。

这是不是厌女文化的一部分,是不是把女性当“工具人”,我实在不敢细想,现在也不想讨论。

这只是梁钰收到的第一波冲击。

当她终于联系上了一线人员,问需不需要安心裤的时候,对方马上发出了“哇”的惊喜声,说当然需要,马上去统计尺寸,太感激了。

电视上报道的民生商品,主要聚焦于米面粮油,有了各地的捐赠,现在应该不大缺。

而坐在电视机前的我们,无法得知武汉封城后十几天,当地女性,特别是女医护,还有没有足够的卫生用品。

又因为我们文化,对此事讳言。

即使缺少,大部分女孩都不大好意思开口,更不敢去网上公开“讨要”。

后来她得知,光一个武汉的汉口医院,加上广东支援的两个医疗队,就有600多名女性。

很快,除了湖北的一些女医护,河南也发来了想要安心裤的申请。

女医护统计之后,很多女患者也表示很需要,有些患者长时间躺着输液,连站起来去厕所的力气都没有了。

紧接着女警也发来了求助。

……

缺口比她当初设想的要大得多。

每一个表达需求的女性,都客气、温柔、配合,小心翼翼地,觉得不好意思,给别人添了麻烦。

跟那些杠精形成鲜明对比。

有的前线医护,从年前就一直在医院,根本没回过家,家里也很难给她送物资。

别说出去买东西了,她们连隔离区也出不去,领导也解决不了这个问题。

有的在方舱医院,因为没有暖气,要穿棉服和隔离衣,连换洗衣服都不够,更别说卫生用品。

有的外地姑娘刚接到通知,凌晨就到武汉了,根本什么都来不及准备。

评论区很多女孩看了,感同身受,都表示愿意加入捐助行列(包括我在内)。

然而,难题又来了。

个人是不能够公开募捐的,公开募捐需要有资质,或者至少挂靠慈善机构。

她就是有心组织,眼下也难以实施。

可前线的需求,已经火烧眉毛了。

想要捐的数量不是几箱子,而是大批量,可武汉早已封城,封城当天想必很多女孩已经大采购过了。

而前线打仗的人,恐怕当时也没这个时间去买买买。

后来她又发现一个BUG,就是很多人不知道安心裤是什么,以为是一次性内裤。

那万一送不到当地医护女性手上怎么办?难不成都得买M码的。

那么考虑到捐赠的效率效果,她就得先找到当地就近的,有足够正规存货的安心裤卖家,谈好价格。

再安排好有资质的运输公司,还要搞定各种通行证、过桥证,确保直接送到手里。

真要做,每一步都很麻烦。

不是大家把钱一凑,事情就搞定了。

好在,因为博主和姐妹们的热心,“安心裤”在被发明出来好几年后,第一次冲上了微博热搜榜

现在首批捐赠已经落实。

各大卫生巾品牌也行动起来,纷纷主动捐出了库存。

过去几天就像过山车,从被嘲笑埋怨到被认真对待,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帮忙,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

梁钰说,捐赠安心裤不应该是我在劳心劳力,也不该是任何社会组织慈善基金,甚至不应该是妇联。这本就应该划进“战时状态”的统一采购分派的必须物资,毕竟个人和其他机构的能力太有限了……

我觉得,这件事表面是一次捐赠碰到的难题,实际上跟其他捐赠困难不一样。

从她开始提出这个想法时,遭到的辱骂和质疑,到她后来接到的雪片一样的求助信息,再到需要担心捐出的东西不能直接送到女性手里。

它折射了我们全社会,对女性劳动者的个人需求,长时间以来的选择性忽视。

可这个忽视背后,是成千上万的女性劳动者,尤其是这次抗疫的女医护,不计个人代价的付出。

很多人就根本想不到这是个正当需求,要么潜意识里以为来月经这件事不存在的,要么觉得是不重要的,或者是你们女人自己该默默搞定的。

还有垃圾人会说一句,女人就是麻烦,烦死了,所以就要提拔男的,重要岗位都应该是男的。

男的多么的多快好省啊,女的就应该在家,搞好后方。

真的是这样吗?

这次疫情,让我们看到了多少本来默默无闻,不为人知,但在自己的领域十分出色的职场女性。

从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成员院士李兰娟,到中国首席生化武器防御专家陈薇少将,再到千千万万一线女性医护人员。

上海市妇联从战斗在前线的的医疗卫生机构获悉,医生中有50%以上为女性,一线女护士更是超过90%。

为了持续高强度工作,她们需要在生理期穿着考拉裤,安心裤。

这个数字,我们对得起“半边天”的称号。

为了做一名合格的战士,她们义无反顾剪去长发。

她们的脸被防护器具弄伤,可能很久都恢复不了。

该庆幸,这次她们终于有机会,走到了大众视野中。

但是我们不应该,只看到她们剪掉的头发,和肿胀的皮肤。

我们更应该看到,她们真正的需求。

正视它,而不是忽略它,贬低它。

想着解决,而不是嫌她们麻烦。

尊重和重视她们,而不是抹杀她们成长和提升的机会。

因为她们不但是优秀的职场人,她们还是我们全社会的盾牌。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