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见女性工作者,不止步于赞美

 

转载自回声Huisheng
作者:妇女佐伊

缺乏性别意识的媒体

导致重要公共事件中女性被隐身的最外一层因素来自媒体的报道角度和方式。

许多媒体在报道女性时,都在强调她的家庭身份而非职业身份,侧重她与家人的温情互动,而非工作时的专业、认真

“最美逆行者”最近被网友们用以赞美赶赴一线的战士们,可是作为媒体,总聚焦于女性的外貌却让人不解。作为一线的医护人员,她们要面对致命的病毒、应接不暇的病患,忙到厕所都没时间上,来月经的人更是痛苦……难道这些,都不如剪头发值得一说?

妈妈和女儿是“她们”,军人和医生就只能用“他们”?一个小小的第三人称单数变化,让女性消失在了群体中。下图中有凸显出女性的文字叙述和照片,但是在数以万计的新闻报道里,一个“他们”并不能让人感知到女性的存在。

如果不是看到这张标明性别的名单,而仅仅是“陕西省人民医院第一批赴武汉医疗队”,试想一下你脑海中出现的会是什么面孔?

这条@新浪四川 发布的微博更是连想象的空间都不给。据知情者转述,该名单上总共30人,其中21人是女性,9人是男性,可微博配图均为男性,九宫格都没凑齐但还是不发女性的照片。

更有甚者,直接隐去了女性的名字。还记得之前网上关于“袁隆平和青蒿素”的笑话吗?青蒿素的发现者,诺贝尔奖获得者屠呦呦都“不配拥有姓名”。

临危命,才能打破职场天花板?
僵硬的结构往往会在一些特殊时期出现裂缝,在危急时刻站出来,让女性被看见,是风险中隐藏的机遇。

这可能不是巧合,在性别平等状况糟糕的环境中,女性的功名往往要靠一些“时势”去造就。
1975年,玛格丽特·撒切尔成为了英国保守党党魁,正值保守党大选落败的第二年。4 年后,她当选英国首相,而当时的英国经济衰退,她被寄予厚望去扭转这一局面。后来的事实证明,她毁誉参半的经济改革挽救了英国。

撒切尔夫人是英国第一位女性首相,环绕在她周围的,是以一群典型的男性政客
1998年,出身前东德的理工科博士安格拉·默克尔,成为基民盟第一位女性领导人。这个被认为是由男性主导的传统保守派的政党中,当时大部分男性领导受到了金融丑闻的影响,而默克尔则由不被看好的“收拾烂摊子的人”一步步坚实地走向了权力顶峰。

默克尔如今已经连续四届连任德国总理于危难中挺身而出,做好了是力挽狂澜的英雄,做不好则可能沦为替罪羔羊。但是仍有许多女性在之中迎难而上,这不仅是出于责任感,更是因为在普通情况下缺乏机会与公平竞争的环境。
不止步于赞美,更要看到结构不公

医护人员中,护士大多为女性,且位于医院的“食物链”底端,直接接触病人的机会最多,感染的可能性最大。

以女性为主的家政工群体,由于工作地点通常是在别人的家中,听上去较为安全,没有在此次疫情中得到太多关注。但是她们需要照顾的多为老人、儿童这类高风险人群,且需要外出采购、或往返于雇主家和自家,作为照顾者,人们经常忘记她们也需要被照顾。

范雨素在观看“百手撑家——2017年家政工艺术节”上的作品(图片来自网络,侵删)

让我们一起来看看这些女性劳动者们:

73岁的李兰娟院士奔波于防疫一线。2003年非典时期,担任浙江省卫生厅厅长的她,仅用一夜的时间便隔离了数千人,创造了SARS零严重后遗症,无医务人员感染、无二代病人的奇迹。
武汉大学人民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医生,张旃(zhān)副教授申请长驻留观室,对病人进行进一步的分检工作。
曾抗击过非典、埃博拉的医生张丽敏,请命前往疫区
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院的女性医务工作者在除夕夜坚守岗位
大连17名医护支援湖北,其中女性占据大部分
无纺布工人,殷美姣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