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幸存者的责任

李文亮去世的夜晚,我指的是2月6日,我和很多人一样极为悲愤,在朋友圈激动地写了很多话。跨过午夜,像病毒一样传染开的悲伤突然被谎言截断,更多的人开始祈祷。继而,我们恍然,又被嘲弄了,怒火接连串起。

第二天醒来,我不敢看手机,害怕那些怒火已经熄灭,害怕李文亮的离去只留下一地废墟,害怕我昨晚写的话今天看来徒然矫情。我被劫后余生的疲惫压垮,从今天开始,我们成了幸存者。

当然有人质疑,他们说李文亮不是吹哨者,第一个上报的人是张继先,他只是在微信群提醒了同僚;他们还说李文亮说的的确是谣言,因为用词不当,因为保密条款云云;他们又说李文亮自己没有想过要当吹哨人,请你们不要政治化他。

已经有朋友回应得很好:李文亮后来实名接受媒体采访,并提到“健康的社会不应只有一种声音”,他不会没有意识到可能的后果,但还是坚持了,这是难能可贵的道德勇气,也是他真正的吹哨时刻。

怎么理解李文亮和他的离去,关系到我们如何思考自己的处境。李文亮被训诫,被迫写下“明白”,是系统性瞒报的一个小小的环节,是构成巨大谎言的其中一个谎言。无法沙盘推演如果没有被训诫,如果没有瞒报,没有那么多感染者,李文亮是否可以得到更好的医护而逃过一劫,可以确定的是,谎言(训诫与瞒报),是系统的病症,它造成了无数本可避免的伤害。

更多:请读这里